潇茜筱

【策瑜】东风

#策瑜同人#
#历史向#
#多cp#
#作者懒癌晚期#
#有私设#

第一章

光和三年(公元180年)
孙坚携子来洛阳,寻友洛阳令周异。坚与异交好,入周府长谈数日,期间孙坚子策与周异子瑜在周府相遇。

周府
莲池中的莲花还没有开

“少爷,慢一点!等等老奴啊……”一个身穿白衣的孩童放着风筝,他身后的跟着追他的嬷嬷。“不要,慢了就放不起来了!”孩童只顾着往前冲,没有注意到自己将撞到一个和他一般大的孩子。

一个拎着药箱的大夫急急忙忙的赶到周府。“夫人,夫人,大夫来了,大夫来了”管家带着大夫连忙走进内室。内室里,床上躺着一个五岁的孩童,床边坐着个身穿华服的女子,拉着床上孩童的手哭着说:“瑜儿,我的儿呀,你可莫要有事啊……呜呜呜……”丫鬟见大夫已来,连忙上前扶起对着她说:“夫人别哭了,大夫来了,快让他看看少爷。”

华服女子站了起来,用手绢抹了抹脸上的泪水,边站到了一遍。大夫连忙上前,看了看床上那个打着颤的孩童,搭上了他的脉,渐渐的皱起了眉。华服夫人看着大夫面上的变化,又开始哭了起来“瑜儿啊……”

“夫人莫要太过伤心,小公子并无大碍,只是这小公子还太小,又才入春,池水还未回温,只怕是……”

“只怕什么?”

“只怕小公子会留下病疾,年轻时还不会太明显,等到年纪大一点就不好说了,吃了这副药就能醒了,醒了就没事了,但切记今后莫要太过劳累啊”说完就递上了写好的药方。

“是是是,谢谢大夫”丫鬟机灵的接过药方,连忙跑去煎药。

华服夫人坐在床边守着床上的孩童。

这放风筝的孩童便是五岁的孙策,掉入莲花池的孩童便是周瑜,而身穿华服的夫人便是周母了。
在周瑜掉入水中昏迷不醒的时候,孙策跪在了周府的祠堂里。

祠堂

“给我跪好!周家小子啥时候醒,你啥时候爬起来!!你这不孝子啊!”孙坚抬起手就要打孙策。

“爹!”孙策抬头盯着孙坚。

“文台兄,莫怪他,莫怪他了,策儿还小,不懂事,再说瑜儿也没事啊”周异连忙拉住了要上前打孙策的孙坚。

“灵异兄,对不住了……”

“老爷,老爷,少爷醒了!”只见一个丫鬟飞奔而来。

“策儿快起来吧,既然瑜儿醒了,也就没事了”周异上前扶起了孙策。

缓缓醒来的周瑜看着坐在床边抹泪的周母轻轻唤到“娘亲……”

“儿呀……你终于醒了”周母连忙擦了擦泪转了过来。

“娘亲,孩儿没事,莫要伤心了”

“好好好,瑜儿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……”
这时周父,孙父也来到了屋内,看了醒来的周瑜。

几天后
修养了几日的周瑜终于得到了郎中的许可能够离开房间,在床上躺了好几天的他兴奋的跑出来房间,生怕周母又将自己关在屋内。

这时得知周瑜痊愈的孙策与孙父也来看望了他。

“文台兄,你看小孩子哪会记仇啊,看看他俩玩得多好”
“哈哈哈,那俩个小崽子真是不错啊”周父与孙父坐在屋内看着屋外闹在一起的两小孩大笑了起来。

屋外

“喂,你的病好些了吗?”小孙策拉着小周瑜的衣服问道。

“好了,没好的话,娘亲也不会让我出来玩的,还有我不叫喂,我叫周瑜,”小周瑜扯了扯自己的衣服,发现没能从小孙策手中扯出,也就任由着他拉着了。

“那我叫你小瑜儿好了,对了我叫孙策啊,我们一起放风筝吧”小孙策说罢就拉着小周瑜去放风筝了。

那年,策瑜二人时年五岁……

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

当当!第一章来的快不快(. ❛ ᴗ ❛.)当然希望大家喜欢啦。之前我是想多写一些存稿的,这样就可以多更一些的。但是,我真的是懒癌晚期,第二章的话可能要多等一久了,毕竟我还没有开始写的←_←就说这么多了

【策瑜】东风

#策瑜同人#
#历史向#
#多cp#
#有私设#

楔子

孙策,字伯符,吴郡富春人。为人美姿颜,好笑语,性阔达听受,善于用人。

周瑜,字公瑾,安徽庐江舒县人。长壮有姿貌,精音律,江东有“曲有误,周郎顾”之语。

世人称二人之江东双壁。

策与瑜五岁相识,十七岁相知,后拔皖城,纳二乔,皆国色,是以师婚也。英锐豪俊之气,固足办事。毕竟有所溺,则智昏,智昏则防虑疏。策为许贡客箭伤颊,创甚,年二十六卒。瑜为流失中右协,年三十六卒。

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
很早之前就想写的,结果懒癌晚期的我也是了 |・ω・`)剧情的话倒是有个大纲了,就是细节还在修改,但是了嘛,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第一章( •ิ_• ิ)不过我会尽快发的。大概就这样了

【策瑜】江火

#策瑜#
#一发完结#
建安十三年(208年)
长江赤壁
诸葛亮先草船借箭,再借东风,最后火烧赤壁,大破曹军,奠定三国鼎立基础的以少胜多,以弱胜强的著名战争。

站在船头,看着满江的火,烧的天空都是红色,身后突然传来了断断续续的琴声。

“公瑾,怎么弹起了琴?”孙权略带惊讶回身看向船内说道。

琴声依旧,孙权看着身前那个没有出声,低头弹琴之人。

曲终,弹琴之人缓缓抬头看向那个一直站在自己身前的人,“原来是仲谋,是啊怎么弹起琴了,大概是因为他吧……”随后看向了船头,“伯符……”压低了声音说道。

孙权一愣,连忙转身,入眼的除了满江的大火只剩下被大火烧的通红的天空。

“公瑾哥哥……”孙权低下了头轻声叫道,像是怕吓的面前人一样。

但似乎还是吓到了那人。周瑜一惊,缓缓回神“仲谋,你哥哥去世也有八年了吧……这些年你可曾梦见过他?”

“曾有过吧,但大多梦到是小时候的事。”

“伯符大抵是有些恨我吧,那么多年了都不曾拖个梦给我……”周瑜自嘲的笑了笑,随后起身走到了船头,与孙权并肩站立,看向了远处满江的火,看向那些与曹军大战的将士们。

孙权则看着这个在自己身边八年的义兄,却看见了那个随时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笑容,听见了义兄用很小的声音说着

“伯符,他日你见这锦绣河山一马平川,便如见周公瑾面。①”

然后也随他看向了满江的火……

建安十五年(210年)
孙权批准了周瑜提出征伐益州的方案,但在周瑜赶回驻地江陵,准备出征的路上时得了重病,最终卒于巴丘,时年三十六岁。

当时治疗周瑜的大夫后来回忆道“周郎那时的病,很早就留下了,后来又常年随桓王与吴王征战,不想那么快就犯了旧疾……唉,可惜啊,可惜……”

当时服侍周瑜的丫鬟后来和自己的儿女说道“将军当年死前曾在帐内自言自语说过些什么,那时想不明白是什么,这么多年了,也想不明白……”

“娘,将军说了什么?”

“唉……那时将军说‘伯符,我承你十年之约,守你一方故里,为的不是天下,而是你……②’”

当时进入帐内发现周瑜死前的将士,后来都会想起那时周瑜脸上留下的那抹让他无法忘记的笑容,明明短命而死,却不曾有遗憾之意的笑容……


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

①出自《许君半生》
②出自《无题无期》

借用了一点百度的内容,不会描写战场,索性直接跳过,不会起名,索性就起了这个,文字的描写可能会不准确,我努力了,不喜勿喷。

喜欢的话就点个小红星,点个赞吧!

【策瑜】段子

#策瑜#
地府
“大胆周瑜!为何还不去投胎!?”
“瑜为寻人而来”
“为寻何人?”
“孙策,孙伯符”
“孙策?他早便投胎而去”
“可知他投为何人?去了何处?”
“他……早便投为一股东风,不知去处……”

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

忍不住写了策瑜,这个梗是微博看见的,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